欢迎来到OD体育-OD体育APP下载

投资者关系

独活的解药太伤身

作者:张国荣 发布时间:2021-11-01 18:29点击:
疫情以来,当真正的救世仙丹(指有效的疫苗)仍未窥见眉目前,以战争思惟做为抗疫策略的各国,只好先将锁国、隔离充当暂时的止痛剂。偏偏,只要是战争,就得要有人牺牲,凡是药方,服多了就难免伤身。

以目前来说,各寻偏方的人类,都还未能挣脱被病魔栓住的锁链,反倒已先让“解药”带来的副作用,搞得元气大伤。

其中,最显著的,即是国际间彼此隔绝后所衍生的去全球化,不但强化了人们各自为政的“孤立主义”,更也激化彼此怨怼、猜忌的情结。于是,从狼烟四起的种族冲突、选边叫嚣的地缘政治,到割袍断义的产业系统……,都为裂解的世界,埋下万劫不复的隐忧。

然而,历史的推演,常互为因果,盛世太平时,姑且不论是彼此拢络抑或相互拉抬,“结盟包容”往往是主流,反之,当乱世狼藉,随著资源短缺所萌生的相对剥夺感,“排外自保”顿成王道。

世界必须“共”荣才能重“生”

以近来最被议论的美国保护主义及种族对峙问题来说,许多人不解,何以一株病毒就让素为民族熔炉的她,性情大变?但事实上,美国对于移民立场的反复,早已冰冻三尺。

19世纪中叶,爱尔兰因发生大饥荒,而约有200万人移民美国,就引爆了美国人第一波的反移民。

后来美国快速发展,又从中国引入了铁路工,在美西建造铁路后,由于勤奋廉价,引入了东岸,却由于华人势力急速膨胀,最终被视为黄祸。而这与二战后日商对美国造成的威胁,如出一辙,1994年的电影《旭日东升》正反映了当时美国人的心情。

而今,黄祸的主角,变成了中国、亚裔,甚至非白人。其实,美国白人的忧虑,其来有自,因为根据美国的人口预估,2050年白人占比恐降至五成以下,使得亚、非、拉丁裔等移民将成为“少数占多数”,而这些移民通常又把家人依亲过去,侵蚀了美国人的福利。

白人的心情,可以理解,但种族的问题,则难分难解。白人因相对剥夺感,而想护住以白人血统为主的美国DNA,但新移民亦会大声疾呼,他们也曾在历史上,为美国而打过光荣一役,并非单纯只是掠夺者。

台湾从原住民、闽南、客家、外省族群到现在的新住民,不也曾因为优势与话语权的典范转移,陷入了先来后到、根正苗红的DNA论战,但谁何尝不都是曾为台湾贡献过辉煌的功臣?

试想,此次疫后的世界裂解,不也正是因为一时的“相对剥夺”,让人忽略了“共生”的光明与可贵?尤其在面临世纪大灾难时,力量一旦分散,“独活”无异缘木求鱼。

2020年8月正逢《远见杂志》创刊34周年,我们即以〈共生新台湾〉做为周年庆献礼,只想提醒台湾人,甚至全人类,看似裂解的世界,其实人与环境、机器、国族、经济、产业间的多维共生关系,正在快速萌芽。

《远见》想说的是,在这美中绝裂、防御为尊的世道下,许多自扫门前雪的主张与倡议,无非项庄舞剑,各有所图罢了,你我切莫落入“与世隔绝”这个鸿门陷阱,毕竟“独活”的解药太伤身,唯有“共”荣,方能重“生”。

新闻资讯
相关产品